大班的孩子該由誰來教?

報導/陳幸伶
諮詢.審稿/陳淑芳|台東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副教授、幼兒教育改革研究會理事

 

「 捍衛幼教正義,一師一保不可少!」9/21,在鳳凰颱風來襲的午後,凱道上卻傳來陣陣口號聲。近三千名幼教老師、學者和幼兒爸媽不畏風雨,以行動表達對《幼兒教育及照顧法》第15、18條修訂的反對立場,希望守住幼兒受教權的底線。9/28,「全國四萬基層教保員自救會」也走上了街頭,強調支持修法,想要回大班的執教權。

究竟,修法前後,會有什麼不同?和我們的孩子又有什麼關係呢?

 

幼照法上路,期盼提升幼教品質
在2011年實施《幼照法》之前,爸媽送托幼兒的機構原本分成幼稚園和托兒所,兩類園所不僅收托的幼兒年紀有落差,立案的條件、管理法規、所屬單位和教學師資要求⋯⋯等皆不同,雙軌管理下也造成了混亂。以師資來說,被幼兒爸媽統稱為「老師」的幼兒園工作者,依據養成方式和資格檢定的不同,其實有幼教師和保育員之分。

 

為提升整體幼兒教育的品質,《幼照法》上路後,除了將兩類園所統稱為「幼兒園」,思考幼小銜接上的教學需求,折衷的新法規定幼兒園僅大班需設有一位幼教師,一改原來托兒所僅設保育員而不需幼教師、幼稚園各班設有2名幼教師的落差。

 

修訂第15和18條,恐降低幼教品質

但日前幼教業者卻為了降低經營成本,委由立法委員提出修訂《幼照法》,主張刪除「5歲大班需有1人以上為幼兒園教師」的規定,並讓未具有任何教保資格者,可入園協同教學。

 

針對修法,台東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副教授、同時身兼幼兒教育改革研究會理事的陳淑芳老師憂心地指出,為了讓家長買單,業者訴求幼兒園想培養孩子多元能力就應修法,才能讓音樂、英語等人才合理地進入課堂,但說穿了只是不願花錢聘任有證照的幼教師資,想以時薪聘任才藝老師,而這暴露出兩大危險。

 

危險1:刪除幼教師,失去教保合作的優勢
0∼6歲是人格養成最重要的階段,幼兒教育更是影響一生。因此,除了原本教保員擅長的生活照顧面之外,孩子更需要幼教師有啟發性的教學和引導,特別是面臨幼小銜接階段的大班孩子,《幼照法》提出大班由「一師+一保」協同教學,就是希望借重幼教師和教保員雙方不同的專業。如果幼教法第18條修訂通過,刪除僅存的一名幼教師,幼兒園清一色只有教保員,等於回到托兒所的編制。在國中和國小全面要求合格教師,美髮師、廚師、水電工和街頭藝人⋯⋯等皆要求專業證照的現代,試問:幼兒園為何不需任用合格教師?

 

◎教保員 v.s.幼教師

  養成的路徑  

教保員

(右側任一畢業者皆稱教保員)

● 專校或技術學院幼兒保育系修業二年畢業

● 大學幼兒保育系修業四年畢業

● 大學幼兒教育系修業四年畢業

 

幼教師

(須完成學程+實習+檢定)

● 大學幼兒保育系修業四年畢業(含幼教學程)

● 幼兒教育學系修業四年畢業  (含幼教學程)

● 一般大學其他科系修業四年畢業+幼教學程

至合格幼兒園實習半年

通過檢定考
取得教師證

 

危險2:拉低師生比,變相鼓勵幼兒園才藝班化

為了發展幼兒園的特色,園所另外請專業人才或社區耆老等作為資源人力,以豐富幼兒園學習的內涵,對孩子是有幫助的,但業者不應為了經營成本考量,鼓吹修訂幼照法第15條,讓未具有任何教保資格者,都可入園教孩子。

 

因為才藝老師通常採跑班教學的型態,可提供偶爾的支援,但絕不可能每天「朝七晚六」守著同一班的孩子,所以他既看不見孩子成長的點滴,沒有幼教背景的他也不會懂得幼兒的需求並適時地回應,更不用期望才藝老師會照顧幼兒吃飯、上廁所等生活事務。一旦通過修法,可想見的,所有帶班工作一定會落入僅存的一名教保員身上,當師生比拉低至1:30,幼教品質堪慮。

 

此外,在全球幼教朝向統整化教學,以遊戲整合幼兒各種能力和生活經驗的現代,孩子需要的是全人的教育,而不是傳統僵化的分科教育(如:數學課、音樂課)或是以才藝取向(如:珠算課、英語課)、採填鴨式餵養孩子的教學模式。

 

即使在教育部大力倡導正常化教學的現在,幼教現場仍充斥著非正規的才藝幼兒園或美語幼兒園,如果幼照法第15條修訂通過,等於宣布只要有關係和辦法,任何人都可巧立名目、堂而皇之地入園教孩子,而且無法可管。但幼兒教育是專業的,不該是商業化的營利事業,幼兒園也絕對不能淪為才藝補習班。

 

◎修法前後師生比例對照表

  大班幼教師資編制(以一班30人計) 師生比
台灣(幼托整合前) 2合格幼教師 1:15
台灣(現在) 1合格幼教師 + 1教保員 1:15
台灣(修法後) 0合格幼教師 +1教保員 + 1任何人 1:30

 

雖然幼教現場的經驗值很重要,考取合格證照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證幼師的教學品質,但對爸媽來說,至少有法規和管道協助把關;對有志從事幼教的老師,也有清楚的進修目標,因此,陳淑芳老師指出,對提升整體幼教品質,「專業幼師證照化」有其必要性。

此外,教育部已開出新的師培方法,教學三年的教保員於2019年前補修完學分,可在原服務園所以教學觀摩等方式取代實習,檢定考後即可獲得教師證,為教保員開啟了進修的管道。

 

爸媽!請為今日和明日孩子的受教權行動

日前幼照法第15和第18條修正案雖經一讀通過,但因爭議過大,正處於朝野協商階段,但由於提案者並未撤案,待立法院新會期,隨時仍有機會通過、執行。

為了確保現在和未來幼兒的受教權,陳淑芳老師建議家有0∼6歲幼兒的爸媽透過以下行動,持續關注此議題,希望能翻轉幼兒教育品質下降的可能:

 

行動1 :主動要求教保員和幼教師的品質
在《幼照法》中,已規定必須將園內工作的每位老師的資歷和證照公告出來。爸媽可主動留意老師的資格,以「入門門檻(合格的學校)、養成的過程、是否取得證照」這三層做把關,這樣一來,也能讓業者更重視幼教師資。

行動2 :透過連署,表達對修法案的關注
目前反對《幼照法》修法的連署人數已超過四萬人,雖然連署書並不具法律效用,但卻能清楚呈現關心幼教品質者的人數,對推動修法的立法委員和業者產生某種程度的輿論壓力。

行動3: 持續留意《幼照法》修法的最新動態與新聞
為了今日和未來孩子的受教權,建議爸媽一定要持續關注《幼照法》修法案的進行,才能為幼兒教育把關。

 

完整文章請見10月號《學前教育數位雜誌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