講座精華報導~小心!基改食物就在你身邊!

報導/陳幸伶

 

「 請問你有聽過GMO(Genetic Modified Organism)嗎?」
「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?」「那可以吃嗎?」「它好吃嗎?」「雞吃基改生物嗎?」
「 我聽說有魚基因的草莓,是那個嗎?」⋯⋯
在影片受訪者一連串的疑問中,正式揭開了11月15日《 基改?老天爺啊!﹙GMO,OMG﹚》紀錄片放映和專題演講活動的序幕。

 

會場中,300多位關心飲食安全問題的聽眾,先跟著Jeremy Seifert 這位家有三位幼兒的紀錄片導演四處查訪,展開一段揭露基改飲食問題的荒謬旅程。透過導演不斷丟出的問題,現場觀眾也跟著思考著:基改生物是什麼?對健康有什麼影響?政府會幫民眾把關嗎?科學家或農友對基改有什麼看法?基改作物不該標示出來嗎?⋯⋯

 

觀賞完紀錄片後,信誼特別邀請了台灣大學農藝學系暨研究所郭華仁教授到場演講,進一步說明基改作物的現況、安全性,以及給親子們的建議。以下,特別摘錄演講要點,邀請所有讀者共同關注基改問題,一起守護家人的健康!

 

哪些農作物,基改風險最高?

郭華仁教授一開始便提醒爸媽,不需要如驚弓之鳥般, 將沒見過的蔬果都歸類為基改作物。他指出,目前全世界大概有13%的耕地種植基改作物,主要種植黃豆﹙49%﹚、玉米﹙33%﹚、製作芥花油的油菜﹙14%﹚和棉花﹙5%﹚這四種基改作物,其中,最需要擔心的是基改黃豆跟玉米。

 

水稻跟小麥因為是主食,目前沒有國家允許種植。根據資料顯示,中國大陸有九成以上的木瓜和微量稻米是基改作物;美國95%的甜菜(製糖原料)屬於基改作物,還有少量基改木瓜、櫛瓜和番茄的蹤跡,最近美國有一批基改馬鈴薯核准上市,有十萬個美國人聯署要求麥當勞不要採用這類馬鈴薯。

 

究竟,基改作物有哪些特性呢?

 

你吃的是殺蟲劑、抗除草劑,還是食物?

目前基改作物主要分為「抗病蟲」和「抗除草劑」兩種特性。「抗病蟲」的作法是把會產生毒蛋白的細菌基因轉殖到玉米和黃豆身上,所以在這些基改玉米和黃豆的根、莖、葉、花、果實上,每個細胞都會產生類似「殺蟲劑」功能的毒蛋白,害蟲吃了就會死亡。另外一類,主要是讓基改作物具有抗除草劑的特性,這樣一來,農夫就可隨時噴灑農藥,把雜草清乾淨。

 

但問題是,被強迫改變基因而產生抗蟲和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,對人體和環境真的沒有任何
潛在風險嗎?關於基改,郭華仁教授整理出以下4個謊言:

 

謊言1:基改作物可安心食用,沒有健康風險

基改公司跟基改學者最常告訴消費者,沒聽說有任何吃了基改作物死亡或生病的案例,可是,這多是根據基改公司自己執行的短期研究。根據統計,指出基改有健康風險、間接影響的研究報告已高達1,700篇。

 

● 基改口服液曾造成死亡案例
美國有一款氨基酸口服液,曾為了降低成本,應用基改技術創造出一隻基改細菌,色氨酸濃度高於原菌株20倍,但卻產生高毒性,一個月裡造成37位消費者死亡。郭華仁教授表示,基改科技因為太新,科學家其實還無法百分之百的掌控它。也因為不確知基改造成何種變化,所以研究員不會檢查毒性,才會釀成這個悲劇,成為基改風險的重要證據,但如果毒性較弱,也可能在五或十年後才造成死亡。

 

● 22種疾病被證實和基改作物、除草劑有正相關
去年有位美國學者提出一份流行病學研究,他發現美國十幾年來有22種疾病人數爆增,而病例暴增的年代,剛好是美國1999年開始種植基改農作物,大量使用除草劑之時,因此,基改已被研究人員推論跟罹患甲狀腺癌、自閉症、阿茲海默症⋯⋯等22種疾病的人數有高度相關性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這類除草劑也是台灣用最多的農藥——年年春。美國孟山都公司一直聲稱年年春是最沒有毒性的農藥,可是根據研究,長期性的風險是存在的。研究發現,年年春的主成分——「嘉磷賽」不僅會抑制和人體肝臟解毒能力有關的酵素活性,也會抑制消化道內的益生菌。也就是說,如果食物裡含有較多年年春殘留,肝臟的解毒功能將會慢慢受到抑制而變差,腸道內壞菌多了,將來也可能產生各種毛病。

 

謊言2:基改作物可減用農藥,對生態友善

基改公司又聲稱,基改作物本身可殺死害蟲,減少殺蟲劑使用,也可以忍受除草劑,所以對環境有好處。

但研究卻指出,若將2014年和1996年的年年春用量相比,其實多了2億3900萬公斤。而且因為用藥過多,導致美國已出現除草劑也殺不死的超級粗大雜草,還突變出吃了有毒蛋白的基改作物也不會死亡的超級害蟲,所以美國農民還是得去買殺蟲劑來除蟲。

 

而大量除草劑的噴灑,也導致了生態的破壞。美國中西部原本有大量帝王斑蝶遷徙的自然景觀,但因為種基改作物,噴了太多除草劑,將田地外的雜草一起殺光了。當帝王斑蝶最喜歡吃的馬利筋這類食草植物消失了,斑蝶量自然也驟降。

 

謊言3:基改作物可解決糧食不足問題

基改公司號稱可提高農作物產量,解決糧食生產不足的問題。但已有很多證據顯示,第三世界的貧窮國家種了基改作物後,人民反而遭殃。

 

以印度為例,近幾年農民因為種植基改棉花而自殺的人數不少。印度農民本來可以自己留棉花種子或買便宜的種子種植,但基改公司大力推動基改棉花後,基改種子的專利權被財團掌控,農民除了無法留種子,每年還必須貸款購買價高的基改種子。而且,農民並不知道基改棉花比原生種棉花更不耐天災,遇到水災和旱災,歉收的農民沒有錢購買食物也繳不出貸款,當銀行要求以土地償還債務時,生計困難的農民只有走上絕路。

 

謊言4:基改技術可改進營養成分,解決營養問題

第三世界兒童普遍有營養不良的問題,基改公司把胡蘿蔔素的基因打進稻米,鼓勵吃基改黃金米。但吃下兩三碗飯,以補足單一營養素,其實是緩不濟急。澳洲有位學者想用基改讓白麵包吃了不會升高升糖指數,紐西蘭的研究卻指出可能導致肝糖製造功能受損,小朋友還可能有生命危險。

 

想改善營養成分,靠單一功能的基改科技其實是下下策,因為潛在風險太高。

 

國家級醜聞:台灣人每年食用20萬噸基改飼料豆

基改的美麗謊言不攻自破,但郭華仁教授認為眼前最需要關注的,其實是台灣人每天吃下大量基改飼料級黃豆卻不自知的問題。

 

台灣一年進口230萬噸基改黃豆,主要用做沙拉油。這些散裝在濕熱的船艙或貨櫃的「桶豆」,經過數周船期來到台灣港口後,業者會用電腦選出20萬噸沒有菌斑的完整黃豆﹙選豆﹚,用來製作成豆漿、豆腐等豆製品給台灣人食用,但這些基改選豆在國外多拿來加工成動物飼料,全世界沒有其他國家像我們吃這麼大量的飼料級黃豆。

 

守護健康餐桌3行動

台灣進口黃豆有九成是基改、玉米有五成以上來自基改,這些基改原料加工的食品非常多樣,幾乎無所不在。想要守護全家人的飲食安全,郭華仁教授提出以下建議:

 

行動1:購買時注意非機改或有機標示

台灣目前在基因改造食物上,只要求直接加工的豆漿、豆腐才須標示,但不易辨識;醬油和大豆沙拉油這類發酵或萃取加工品,以及散裝的豆乾和板豆腐,都不需標示。

 

由於只頒佈了行政命令,政府並沒有強制規定,建議爸媽可詢問店家、盡量選購標示「非基改食物(Non-GMO)」或「有機」標誌的食品。(註:有機食物必須符合非基改的條件。)

 

行動2:拒吃、拒買基改食物

根據郭教授的觀察,許多原本供應「基改黃豆」和「有機黃豆」品項的商家,已將進貨品項改為「非基改黃豆」和「有機黃豆」兩類。只要消費者能覺醒,購買時主動提出只購買非基改食物,堅持不吃基改食物,相信會有愈來愈多供應商回應大眾的需求。

 

行動3 :支持反基改活動,關注食安新知

近期無基改聯盟和主婦聯盟正在推動「校園午餐禁用基改原料和加工食品」,以保障孩子們的食安,也積極推動在新頒布的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中,加入不論散裝或包裝的豆製品都要強制標示出基改特質的條款,而且要有回溯制度,有問題就全面下架。目前散裝基改標示,預估要等到民國107年才會全面實施,建議爸媽隨時更新健康飲食與基改食物的相關新知,才能為家人的食安把關。

 

 

※完整文章請見12月號《學前教育數位雜誌》。